2003年7月1日星期二

七一遊行後記

本來沒打算把這兒弄得太政治化的,但想深一層,說說表表態也沒什麼大不了吧。那天單獨地約了友人們參與遊行,本來可以參加幾個不同圈子的行列的,但我決定只和幾位友人自行參與--我是代表自己,不是嗎?因為明知銅鑼灣和天后站會給遊行人士擠滿,所以我們一早退一步,相約在砲台山地鐵站等,結果發覺連砲台山站也擠滿人!人齊後,沿著英皇道出發,街上人潮之澎湃難以想像……走到中央圖書館對面、維園附近,已經發覺人流慢了起來。到了糖街旁更加是動彈不得,只好坐在路邊欄杆閒聊等待。四時多,拿起收音機一聽,方知道龍頭已到了政府總部--我們卻連起點也未到!還好我們待在天橋底,不用給猛太陽曬。待到五時多,人龍還是沒動的跡象,我們決定先去找點吃的。糖街的食肆都坐滿了人,於是我們往怡和街去。原來怡和街的遊行隊伍中有個缺口,不少市民也在那兒加入,加上渣甸街的人龍,難怪維園那邊只有等的份兒。我們買了點吃的,便咬著麵包跟大隊往中環出發。

我在遊行途中,沒喊半句口號,沒揮半個拳頭,因為我有我的主張。我不是為了倒董、洩忿、罵政府而去遊行,我只是反對政府粗暴立法。我用自己的腳,來表達自己的不滿。原則上,我不反對這法律的訂立,但我反對政府這種偽善敷衍的態度。這個文明的社會講求法治吧?我決不接受「放長雙眼」或者「我保證」這些空口白話。給我白紙黑字,一點一點的把細節都寫清楚,我們信服。

在街上,我遇到舊同學,我遇到中學副校長,我遇到黃毓民、阿牛等政治名人。大家的想法不盡相同,但理念卻大同小異--請政府給我們有建設性的回應。眼見大陸的領導班子愈來愈開明實幹,香港的卻在開倒車,真悲哀。

八九年之後,我幾乎沒有和政治打過交道,但今天,我覺得,如果再沉默下去,我便太對不起自己的良知了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